思纯

重新开始

【双叶/叶家中心】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

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。

我是你的半身呀,你也拥有我一半的灵魂啊。

好梦留人睡:

1.私设严重,ooc


2.通篇很扯淡的私设,真的,别较真


 


 


 


·


叶修有个弟弟。


 


比他小十五分钟。


 


长大后的叶修总觉得这十五分钟,更像上帝刻意画下的分水岭。


 


据他妈妈说,叶修出生的时候哭的震天响,声音大的活像炸了一个手腕粗的二踢脚。但是叶秋就和他相反,叶秋刚生下来时蔫蔫的,护士拍了他好几下他才肯吭一声。


 


叶秋身体不好。


 


后来有中医说叶秋这叫先天不足。


 


叶修还真不明白,一母同胞只差十五分钟的兄弟,是怎么一个活蹦乱跳,一个先天不足的。


 


叶秋是先天性心脏病。


 


他刚刚出生就严重缺氧,紫绀,喘不过来气,休克,直接从产房进了手术室。


 


叶秋是完全性大动脉移位,出生一个半月,就经历了可能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经历的大手术。


 


叶修从小就知道他弟弟身体不好,从他有记忆起,他妈和他爸就告诉他:弟弟身体不好,你不要欺负他,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。


 


叶修很喜欢他的兄弟。叶秋因为生病,比他瘦一点,说话也总是慢慢的,听上去有种恰到好处的温软,每次听叶秋叫哥,叶修就恨不得把天上的月亮都摘下来给他。


 


叶秋很听他的话,叶修经常干坏事,但他也从不告诉爸妈,当叶修爬树去掏鸟蛋的时候,他就站在树下给叶修望风,他们去乡下的果园,叶修爬树去摘果子,叶秋就在树下用衣服接叶修扔下来的果子。


 


叶修喜欢打游戏,他们家不差钱,于是在很多孩子都不知道电脑、PS2是什么的时候,叶修已经在用电脑打网游了。叶秋对这个不太感兴趣,但还是会在叶修打游戏的时候在一旁看着,偶尔问问叶修到底该怎么玩。


 


叶秋很多时候和平常的孩子没什么两样。


 


只是偶尔小孩子们一起玩闹,叶秋就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,也不上前,只是目光里有着隐隐的羡艳。叶修那时候心里就会特别难受,然后抛下其他的小伙伴和叶秋一块玩,叶秋喜欢下围棋——这类一天都不用怎么动的运动。


 


叶修最喜欢弟弟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·


 


叶秋知道自己身体不好。


 


他不能跑不能跳,不能和哥哥一样爬树,冬天要穿的衣服比哥哥多一倍。他不能打雪仗、不能坐过山车、不能去鬼屋,很多其他小朋友能干的事他都不能干。


 


但叶修怕他难过,于是叶修也不打雪仗、不坐过山车、不去鬼屋,别的小伙伴叫他出去玩,他几乎都推掉,只和叶秋呆在家里下棋。


 


叶秋磕磕绊绊的长到十二岁,他渐渐能跟着叶修慢跑,做一些不太剧烈的运动。可是十二岁的那个夏天,不知怎么的,有一天他忽然急喘、胸闷、咳嗽,把全家人都吓了一跳。


 


他患上了哮喘。


 


他们家当时有一只猫,是他们全家的主子,却也是引发他哮喘的元凶,叶秋还来不及见它最后一面,它就被送走了。哮喘这毛病,想彻底的根治几乎不可能,只能积极治疗,尽量避免少发作。


 


叶秋那段时间病的严重,压根上不了学,每天瘫在床上咳得像一条咸鱼。


 


他才十二岁,刚刚从幼时的疾病中跌跌撞撞地活出了一点自我,却又被命运压迫着,要他接受他的余生都会与另一种疾病共处。


 


叶秋接受不了。


 


他羡慕叶修。


 


他羡慕他的哥哥,明明叶修和他是双胞胎,可是那患心脏病的倒霉蛋却只有他一个,被他们家猫百合弄的哮喘也只有他一个。他哥哥可以每天正常的上学,但是他只能在床上躺着,难受的只想把脖子到胸口这一段截掉。


 


但很快,这一点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嫉妒,也烟消云散了。


 


有一天下大雨,叶修浑身淋的透透的回了家,把他妈气的不行:“我不是给你带伞了么?”


 


“诶,我看我们班一个女生没带伞,就把伞给她了。”


 


“……哟,还挺绅士。”


 


“那没办法,跟我爸学的……”


 


“那你怎么不给司机打电话,让他去接你?”


 


“我嫌麻烦啊……”


 


叶修最后被他妈臭骂了好一顿,但叶修挨完骂却乐呵呵的凑到叶秋的床前,小声道:“阿秋,明天我在家陪你。”


叶秋一开始还没明白叶修到底是什么意思,但当晚叶修就开始发高烧,顶着个冰袋朝着他笑。


 


叶秋那一刻觉得叶修傻透了。


 


傻的……让他有一点想哭。


 


 


 


·


都说做父母,对待孩子其实很难一碗水端平。


 


但叶修一直觉得他爸妈这一点做的特别好,叶修有的绝不让叶秋缺,叶秋想要的也绝不落下叶修的份——也许是因为他们家有钱的缘故。


 


但有一样东西,叶秋有,叶修却无论如何也挣不来。


 


关注。


 


叶秋身体不好,叶修则打小皮实,小的时候叶秋打一个喷嚏,他爸能直接把车开到医院,叶修打一个喷嚏,他妈只会说他是不是又随便脱衣服了。叶秋就像是地球,他们家剩下的三个人都是围绕他公转的卫星。


 


他们十五岁的时候,放学路过宠物店,叶秋相中了一只狗。


 


可是他哮喘,医生建议尽量不要养宠物。


 


叶修劝他不要买,但是叶秋抱着狗蹲在地上看他,眼神跟那只小狗一样一样的,那么的乖、那么可爱、那么惹人疼。


 


叶修最后还是把小点抱回了家,然后他们两个一起被他爸妈骂了一通,后来背着他弟,他又被他妈提着耳朵数落了一顿:“你就是太惯着他,他那病你还不知道么,他说啥你都不管,你是哥哥,管着点他……”


 


叶修有的时候都觉得父母对叶秋有些过度保护了,在他们眼里,叶秋脆弱、敏感、没有主见,但叶修明白,他的双胞胎弟弟脆弱外表的背后是坚强、倔犟、难以摧折的内里。


 


他爸妈在兴趣爱好上并不太拘束叶秋,愿意下棋就下棋,喜欢物理想自己做蒸汽火车就做,他们对叶秋期望不高,能平平淡淡、安安稳稳的过一生就好,左右他们兄弟感情好,叶修以后养个二世祖弟弟,想来也不难。


 


相反的,对于叶修,他们就是望子成龙的心。


 


叶氏家大业大,想管理好绝非易事,从十二三岁开始,叶父就已经开始逐步的让叶修了解家族事务,叶修虽然把事情一样一样的都做好,但到底志不在此,总是想和父母袒露心迹,明明白白的把自己的理想说出来。


 


但叶秋的身体状况时时刻刻都是父母心中的重石,叶修实在不忍心再给他们添一块。


 


他十五岁那年夏,他妈说要带叶秋去巴厘岛度假,B市空气质量不好,叶秋的哮喘总是反复,叶修本以为自己也要跟去,但谁知他爸告诉他,他和叶修要留在国内,让叶修先从处理子公司的事务做起。


 


那天叶秋有点着凉,咳嗽,很早就睡了,叶修在他睡了之后下楼找到他爸:“爸,我想跟你谈谈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·


叶秋偶尔会觉得他那天忽然会醒,忽然想下楼喝水,冥冥当中其实是宿命安排。


 


餐厅亮着光,他父母和叶修各坐在餐桌的两边。


 


“你刚才说什么……你想去……打游戏?”


 


叶修嗯的一声。


 


他爸笑了一下,有些无措的摸了摸额角:“阿修,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
 


“我没有。”


 


“你把游戏当作乐趣,阿修,从小到大我都没有拦过你,甚至一直支持你,毕竟男孩子喜欢游戏,这太正常了,但阿修我希望你明白……它不可能作为职业。你看你现在十五六岁,很年轻,初中毕业,还没上高中,你有青春资本去打游戏,我也知道你打的很好,你在网吧赢过不少奖金……哦虽然你从没把这些钱交给我们,但是阿修……十年之后呢?你二十五岁,你青春不在,那个时候你要怎么办呢?初中毕业,没有一技之长,没有知识,你要去做什么呢?是,那个时候我和你妈还不老,养你没问题,但是等我们百年之后你又要怎么办呢?”


 


叶修低下头,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去打游戏很让你丢脸?”


 


 


“嘿宝贝儿,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……你老爸我是这种人么……但是你太小了阿修,我只是担心你在还没有足够成熟的时候就草率决定自己的人生,我只是希望你……你能变得更好……你明白么?”


 


“可如果去打游戏的我才是最好的我呢?”


 


“我不喜欢……管理公司,我一点都不喜欢,我喜欢游戏……是,爸,我现在还想不到十年之后我要怎么办,但是不是所有事情都要预想好的!我做得到的我弟弟一样也可以,为什么你们不试试……”


 


“你弟弟的身体你自己不清楚么?怎么能……”


 


“从小到大你们都没有管过我干涉过的我的决定,为什么在这一件事上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呢?阿秋又不是智障,他为什么不能代替我……只是让他学习一下处理公司事务而已,不会出什么事的。”


 


叶父愣了一下,张了张嘴,然后道:“我……我们……我们很抱歉,是的,我们很多时候顾不上你,毕竟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,你弟弟……确实占据了我们大部分的精力,但是……请不要质疑,我们……我们真的也很爱你……”


 


叶修的手动了动,“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我只是觉得……我更喜欢自己做决定,并且我可以承担之后的后果,等我打不动的那一天……我可以接受后果。”


 


叶秋坐在台阶上听了一会,然后回到卧室开始收拾东西。


 


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,但是在那一刻他无比强烈的感觉自己是这个家的负担,他压迫着父母,阻碍着兄长。


 


他装作着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,却策划着一场秘密的出逃。


 


 


 


·


叶修发现那个箱子的时候很惊讶。


 


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这都像是为离家出走准备的装备。


 


叶修坐在地上左思右想,都没想明白叶秋到底是怎么了,要闹离家出走这一出。叶修把箱子放回原位,却不知怎么的,莫名其妙的惦记上了。


 


他很想很想能有个实现梦想的机会。


 


于是在一个辗转难眠的晚上,叶修看叶秋睡得正熟,蹑手蹑脚把那个箱子提了出来,踮着脚尖脚不沾地的扛着这个箱子出了门。然而连自家院子他还没出去,叶修就有点后悔:这实在有点太不懂事。他下意识的又扛着箱子往回走,结果一抬头,就看到叶秋披着衣服站在阳台上看他,看他回头,露出个笑。


 


叶修愣了愣,想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,但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
 


叶秋对他做个了口型:


 


“走吧。”


 


去追逐你的梦想吧。


 


“放心。”


 


我会好好照顾自己,不生病,不受伤,平时出门带防霾口罩,我会跟着父亲好好学习公司事务,争取早日能达到你现在的水平。


 


你当了我这么多年的守护神,我也很想能帮你一次。


 


叶修浑浑噩噩的打了个车去了车站,在那一路向南的火车发动之时,他忽然抱住头,泪如雨下。


 


 


·


叶修离家出走这件事,让叶父气了很久,确切地说,是很多年。


 


叶修第一次回家的时候,从来不发火,四九城商圈脾气最好的叶嵘左右四顾没找到家伙事儿,硬是拿着电视遥控器把叶修打了出去。


 


叶秋有点为他哥叫屈:其实人家当年是想回来的。


 


但是叶嵘听了他的话也没消气:好好的儿子,没打过也没骂过,甚至连架都没吵过,说走就走了,谁能咽得下这口气。


 


叶秋本以为叶修也就走个四五年,玩够了就能回来,谁知他一走七八年,导致叶秋每一次回想起当年自己的所作所为,都觉得自己简直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
 


今年新年叶修也没回来,但他们一家已经算是习惯,叶嵘近些年也已经不太骂他,反而话里话外常常敲打叶秋,让他问他哥今年什么时候回来。


 


大年初一,陈清虹要回娘家,叶秋和叶嵘自然也随行。他们叶家子嗣稀薄,但陈家却人丁兴旺,陈清虹是家里的老幺,上头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。不过虽然陈家也算是世家大族,但是和百年积淀的叶家比还是差了好大一截,而近些年陈父老迈,家里渐渐由陈清虹的大哥把持,吃相实在有些太难看,陈清虹如果不是顾忌着父亲还在,恐怕早都得跟她大哥翻脸。


 


陈清虹她大哥有三个儿子,但正正经经是他原配生的,养在家里的,只有一个,叫陈维,算年纪是叶秋的堂哥。


 


叶秋心里挺看不上陈维。


 


叶修小时候和陈维打过架,起因还是因为他。


 


叶秋一直是个病秧子,哪怕是过年那么喜庆的时候,相比别人他也显得蔫蔫的,那时候他们大概八九岁,小孩们都在一块玩,叶秋却在一旁摆棋,叶修为了陪他就在旁边玩游戏机。陈维当时年纪也不大,口无遮拦,随口对着叶秋说道:“你能不能说句话啊,痨病鬼?”


 


叶修一听就火了,当即就把陈维按在地上打了一顿。


 


虽然时隔多年,叶秋还是对这一幕印象很清晰。


 


但二十年过去,他的身份已经今非昔比,他现在是叶氏未来的继承人,即使是在陈家的家宴上,他也依旧是众人的言语与目光的焦点。


 


“二秋,最近听说叶氏要进军游戏产业?你们打算投哪个游戏啊?”


 


“这是公司内部运营的机密,恐怕我暂时还不能说。”


 


陈维碰了个钉子,脸色有些尴尬,“啊,这样啊。诶二秋,你尝尝这龙虾,这厨子的龙虾做的很好。”


 


叶秋连忙挡开他的筷子:“这个真不行,我海鲜过敏。”


 


看陈维越来越难看的脸色,叶秋又解释道:“维哥,我真的海鲜过敏。”


 


陈维眼皮跳了跳,说道:“成成,那咱吃别的,那个砂锅牛腱也好吃。”


 


叶秋一直以来都很注重饮食,久病成医,为了健康,他养成了极度自律的性格,基本不吃太油太辣的食物,每晚都会喝一小碗小米粥,雷打不动。


 


小米粥是早就让后厨熬的,叶秋吃了点菜就让人端了上来。


 


喝了几口,叶秋忽然觉得有点胸闷、气短,呼吸不畅。他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哮喘又犯了,可手里的勺子舀了舀,居然从粥里舀出半截虾来!


 


 


 


·


第十赛季的新年对于兴欣来说注定不平凡,进入赛季的第一个新年,所有人的心都没有真正沉溺于年味当中。


 


对于叶修来说,这也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新年。


 


大年初一下午,他还在进行千机伞的调试,苏沐橙在他身边嗑瓜子看电视剧,可她接了个电话,脸色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白下来,她挂了电话之后,一双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叶修,感觉下一秒都能哭出来。


 


叶修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一跳。


 


H市到B市,坐飞机也才两个半小时,不长。


 


叶修看着窗外的云层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为什么是我弟弟?


 


我弟弟到底做错了什么?


 


为什么从始至终,命运都没有对他好过哪怕一点点?


 


怎么就沦落到需要我母亲哭着给我打电话,让我做好‘最后一面’的准备?


 


叶修下了飞机打车,医院的名字说了三遍才说清楚,司机本就阅人无数,再一听这地点,心中已经了然,于是下意识的安慰道:“往好的方面想,小伙子。”


 


到医院付钱的时候,叶修看着满钱包的钱,但却感觉自己压根分不清面值:到底这是多少钱?我该给多少?


 


叶修人生头一次,知道六神无主这四个字怎么写。


 


司机师傅看他那样,有些无奈的从他钱包里抽了两张,“我给你抹个零,小伙子,振作点。”


 


叶嵘靠在病房外的走廊里抽烟,窗户让他敞开了一半,因为家宴,他穿了一身西装,他身材很好,虽说已经年近六十,可是依旧衬得起‘玉树临风’这四个字。他棱角有点柔和,眉眼间很像红极一时的香港男星郑少秋,连不老这一点都很像。


 


叶嵘看他过来,神色很平静的向他招了招手。


 


“阿修,你来啦。”


 


叶修走到他身边,依样画葫芦的倚在墙上,点了根烟。


 


“你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时候吧?”


 


叶修没有回答他。


 


“你们出生第一天,是晚上,那天天气特别好,大概快六点吧,夕阳很美,天边是大片大片各种形状的火烧云。我当时心里满是喜悦,毕竟要做父亲了……然后两个护士抱着孩子出来,一个把你抱到我面前,说‘这一个很健康,哭的很响’,另一个是小跑着的,说‘叫医生来,叫医生来’,哇,真的是特别特别的兵荒马乱了。”


 


“后来医生和我说,你弟弟先天性心脏病,我当时吓坏了,第一个想到的是你,毕竟我医学盲啊,觉得双胞胎哪哪都一样,是不是生病也一样,你会不会也有问题只是没检查出来,还特意让医生给你做了检查。”


 


“那时候……二十七年前了,医疗技术还没那么先进,你弟弟情况还特别严重,当时主刀医生就跟我和你妈说,要做好心理准备,手术死亡率是不低的。”


 


“我当时抱着你……我特别害怕。”


 


“后来手术很成功,但是医生还是告诉我,小秋以后还是要注意、小心,毕竟是动过大手术的人,和一般人比不了。他身体一直不好,从小就多病多灾,后来哮喘……让我总是想起当年那个医生跟我讲的话……”


 


“你要做好失去他的准备。”


 


“可是二十七年了啊,阿修,我还是没有做好失去一个儿子的准备。”


 


叶修一支烟吸尽,掌根擦了擦额角,声音很低:“爸……对不起。对不起……真的对不起。”


 


叶嵘转过脸来看他,眼睛里已经有泪光:“我这一生,看似名显,实则无为。①很多人都觉得我功成名就,出身尊贵,可实际上呢……我没有平衡好我对两个儿子的关注,虽然总是说疼爱你,但似乎我从未了解过你的内心,你离家多年,而小秋……”


 


“小秋……”


 


叶修截住了他爸的话:“爸,你回家休息吧,或者去个别的地方,别在医院呆着了。”


说完,叶修凑过去抱住了叶嵘。


十几年了。


十几年了啊。


 


“这里我一个人就好。”


 


但其实一个人呆在医院,并不是什么太好的体会。


 


叶修的手一直在抖,控制不住的那种。


 


当晚后半夜,叶秋的情况忽然出现了反复,一群医生和护士忽然冲进病房把人推出来,叶修一点都不想阻碍抢救,可一双腿就是迈不开步子,被护士们推来推去的,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。


 


“亲属?兄弟吧?”护士看着他问道。


 


“啊嗯,哦,是,我是他哥哥。”


 


护士看了他两眼,“病危通知书,你签一个字吧。”


 


叶修低头看了看,觉得自己一个字都看不懂,笔有点拿不住,胡乱把名字划拉了出来,“我……我弟弟?”


 


护士很公式化的安慰道:“我们会尽力。”


 


叶修用手指捏了捏鼻梁,看着亮着灯的抢救室,忽然觉得自己的一半生命也被关进里头了。


 


你陪了我多少年,一路上花开花落,起起跌跌。②


 


叶秋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脱离了危险,但还在ICU,叶修只能透过玻璃眼巴巴的瞅着。


 


早上的时候他大伯和大伯母带着陈维来探视,看到叶修有点意外:“小修也回来啦?清虹和阿嵘没在么?你看这大过年的……小维,还不快过来道歉!过两天等二秋好了,我们一定登门致歉,小维他不懂事,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我们真的是……”


 


叶修压根没等他大伯把话说完,直接一拳把陈维打到地上,然后直接坐在他身上,拳头像雨点一样的落了下来。


他伯父压根来不及拦他。


 


“我警告你陈维,我弟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。”


 


“我要你的命。”


 


 


·


十三楼会议室……十三楼会议室,叶秋在十三楼绕了一圈,才看到会议室的门。


 


叶秋还没来得及开门,有人就从房间里出来了,来人惊讶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立刻又转头看了一眼门里,然后又转回来看他。


 


“我靠靠靠靠靠见鬼了!老叶你影分身了??”


 


叶秋:……


 


叶秋有点无奈,说道:“我叫叶秋,我是叶修的弟弟。”


 


门很快就全开了,叶修站在门里一脸惊讶:“你怎么过来了?这一趟飞机得多少个小时?飞机上舒不舒服?睡觉了没?时差还习惯么?药带了么?你来干什么?”


 


叶秋:……是谁以前认为爸妈把我想的太金贵的?


 


“都好。”


 


叶修皱着眉头审视了一下叶秋,然后把队服脱了下来,“这屋里空调开的低,你这西装忒薄了。”


 


叶秋目瞪口呆的看向自己的长袖西装:哥,哥,这可是七月份,大夏天啊!


 


但叶秋还是接过来穿上了:“好啦,知道了,穿穿穿!”


 


 


 


有的时候,我爱你就像爱我自己。


 


不。


 


更甚于我自己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①出自《恣睢之臣》


 


②出自《龙族》


 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依旧很硬的广告


 


《人间有味是清欢》


试阅链接:点我点我点我呀!


预售链接:来啊来啊这里哇!

评论

热度(443)

  1. 老子就是爱叶修好梦留人睡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0110°好梦留人睡 转载了此文字